网课需要电子产品,健康码需要手机,未成年人人手一个电子产品已经成了常态化现象。日,南京江宁的李女士发现,5年级的儿子拿着上网课的iPad在家门口小店里竟然多次购买盲盒卡片,8月份微信消费就花了1600元。而商家则表示,孩子是自愿购买,卖方没有责任。未成年人无节制消费,商家是否应该进行提醒?家长在未成年人消费中又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本报记者进行调查。

家长反映:

孩子花上千元买了一堆卡片

“当我看到孩子的微信账单,我头皮发麻。”家住江宁的李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孩子上网课需要,所以5年级的儿子有个ipad。8月底,临开学,孩子抱怨,“买了那么多卡,都集不齐,什么时候能买到终极赛罗。”这引起了李女士的注意,随后李女士和儿子沟通后,发现孩子光8月份就花了1600元购买奥特曼盲盒卡片。

原来,这些钱是孩子时收到的微信红包。“有的微信红包是老人发给孩子的。支付宝消费我都会收到短信提示,微信消费收不到提示。”李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孩子8月22日—26日的微信消费记录,记者看到其每天都会在居住小区门口的京东便利店消费,每次消费金额不超过200,但一天能连续消费四五次。8月22日,10分钟内在便利店付款4次,金额超200元。8月25日,连续消费5次,金额累计250多元。

“我们作为家长,存在监管漏洞,但商家是不是也有责任对未成年人消费进行提醒呢?”当李女士来到便利店时,商家却表示,是孩子自愿购买的。

记者探访:

7岁孩子也迷盲盒卡片

男生集奥特曼,女生集卡罗丽。记者走访多家文具店、玩具店,发现盲盒卡片风靡小学校园。“最这个卡片超级流行,很多孩子喜欢买。”在雨花台区紫荆广场一家玩具店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很多七八岁的孩子也喜欢这个卡片。

记者注意到,所谓的盲盒卡片就是将卡片分等级,包装成盲盒的形式出售。像深受男孩子追捧的《宇宙英雄奥特曼》系列分为R卡(常规卡6星卡)、SR卡(常规卡8星卡)、SSR卡(稀有卡,10星卡)、UR/SP卡(特别稀有卡,10星卡),星星数量越多代表卡片等级越高越稀有,比如终极赛罗则属于SP卡。

而这些卡片可以单包零售,也可以整盒出售。一盒奥特曼系列传奇版在线下零售95元,内含20包,每包8张,单包零售则2元-10元不等。

在共青团路小学周边的一家文具店,记者看到门口显眼处放着一个奥特曼卡片转扭机,转一次3元。“里面有2元的卡包,也有5元、10元的卡包。”商家告诉记者。随后,记者支付3元进行转扭,最终只转出一包零售2元、最普通的卡包。而时孩子过来购买卡片,或者转扭卡片时,是否有家长陪同,商家表示没在意。当问到是否知道向未成年人销售需要注意哪些问题时,商家表示不知道。

市场监管局:

未成年人消费,商家要有消费提示

单包卡片,价格不高,商家不以为意。但积少成多,商家是否有责任对未成年人的消费进行劝阻或者提醒呢?根据民法典,18岁以下属于未成年人。其中,8周岁-18周岁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8周岁以下,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南京市雨花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雨花分局副分局长蒋林辉告诉记者,商户向未成年人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时,一定要做消费提示,比如在商店显眼处张贴提示。“要求未成年人要在监护人的陪同下,或者征得监护人同意后,商户再向其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当购买贵重商品或者大额消费的情况下,商家必须要严格核实未成年人消费相关要求。”蒋林辉表示,结合消费行为,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所实施的消费行为应一律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

南京市消协:

商家应该劝导拒绝未成年人的不合理消费

未成年人消费时,商家应不应该劝导、拒绝不合理的消费?“商家面对消费者是未成年人的时候,合适的商品是可以交易的,比如零食、文具。而对于未成年人的过度消费应该主动询问,比如天天来买卡片,连续消费上千元,这样的消费行为是否得到家长的同意,要劝导未成年人不要进行这样的消费,而不是一味的为了赚钱来接受这个年龄段的消费者。”南京市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曹炜表示,国家也有明文规定,比如、酒这样的商品,未成年人是不能消费的。

其实,未成年人消费主要责任在社会和监护人两个方面,监护人应该告知未成年人怎么消费、什么是正确的消费观,对他们的消费行为起到监督管理的作用。当孩子提出一些不合理的消费请求,监护人应当立即制止这种消费行为的发生。

市民热议:

初中学生家长王女士:孩子的微信、支付宝只留200元在上面

家住江北的王女士有个正在上初中的女儿,时会为孩子买好学用品和日用品,女儿的支付宝和微信钱包只会留200元。“随着时代的发展,电子产品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东西,孩子的消费观也要从小就教育好。当他们没有辨别能力的时候,不给他们太多钱是一种有力的办法。”王女士告诉记者,自己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希望养成女儿不攀比、不从小大手大脚花钱的惯,“指望商家提醒消费,这基本很难实现,学校和家庭教育更重要。”

小学教师徐女士:

对孩子金钱观的教育不能只停留在现金层面

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里有一点是不比吃穿、不乱花钱。学生的金钱观和消费观是要从小培养的,“电子支付盛行后,学生对钱的概念弱化了,拿微信钱包里面的数字去购物和拿现金购物带给孩子的直观感受也不一样,所以对他们金钱观的教育不能只停留在现金层面。”徐女士建议,学校要和家长加强这方面的沟通,教育孩子朴素、不乱花钱,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姜婧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