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中成药、卖伟哥都不如卖凉茶,凉茶没卖好,白云山(600332.SH)的经营业绩也凉了。

2020年,白云山创造了10年来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首度双降的经营业绩。其实现营业收入616.74亿元、净利润29.15亿元,同比均有小幅下降。

作为中华老字号企业,白云山曾实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快速增长。业绩突然由增转降,或是一个信号。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导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罪魁祸首”是王老吉凉茶卖得不好。去年,王老吉大健康公司销售收入68.62亿元,同比下降33.36%。王老吉大健康业务毛利率47.87%,为白云山业务板块中毛利率最高。

受王老吉销售不理想等因素影响,去年,白云山经营现金流净额只有5.85亿元,同比锐减44.37亿元。

备受关注的还有,白云山的仿制药伟哥金戈也是其利润的重要贡献者。作为国内伟哥第一仿制药,金戈不仅在去年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失标,且还面临着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

未来,白云山将如何突围,长江商报将保持关注。

三费减少20亿净利仍然续降

疫情之下,白云山未能挺住,经营业绩出现下跌。

年报显示,2020年,白云山实现营业收入616.74亿元,同比下降5.05%,净利润为29.15亿元,同比下降8.58%。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26.28亿元,也下降了4.32%。

这一经营业绩低于市场预期。

从单个季度看,去年一二三四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9.85亿元、134.85亿元、164.15亿元、147.89亿元,同比下降5.93%、11.78%、1.83%、0.67%,下降幅度逐季收窄。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1.84亿元、5.80亿元、8.95亿元、2.56亿元,同比变动-15.85%、-49.12%、46.22%、772.43%。与上年同期相比,一季度出现下降,二季度加速下降,三四季度加速恢复。

白云山于2001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作为老牌医药企业,一直为市场所关注。上市后,营业收入几乎是不间断增长。2001年至2019年的19年间,除了2008年出现调整外,其余年度均实现了快速增长。

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49.52亿元,较2000年的42.23亿元增长约14.38倍。

相较营业收入稳增长,期间净利润有所波动。2003年、2004年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11.79%、60.45%,2004年净利润只有0.55亿元。2008年,受营业收入下降影响,净利润也下降了45.54%,为1.82亿元。不过,在2009年至2018年的10年,公司实现了净利润持续快速增长。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34.41亿元,较2008年的1.82亿元增长约17.91倍。

然而,这样的好势头在2019年戛然而止。当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创了历史新高,但净利润出现2009年以来的首次下滑,为31.89亿元,下降幅度为7.33%。

综上,2020年,是白云山自2009年以来营业收入首次下降,净利润则是公司2009年以来的第二次下降,营收净利为10年来首次双降。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0年,白云山净利润延续2019年的下降趋势,如果不是公司在积极降本减费,其净利润下降趋势可能会加速。

2020年,白云山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分别为45.76亿元、18.44亿元、0.05亿元,合计为64.25亿元。上年同期为63.85亿元、19.79亿元、1.17亿元,合计为84.81亿元。去年的三项费用比上年减少约20.56亿元,其中,仅销售费用就减少18.09亿元,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分别减少1.35亿元、1.12亿元。

三项费用压减超过20亿元,仍然未能抵挡住净利润延续下降的势头。

此外,去年的投资净收益为3.44亿元,同比增加1.46亿元,对公司净利润的积极影响也不明显。

从资产质量看,去年,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信用减值损失分别为0.24亿元、1.16亿元,上年为0.11亿元、1.10亿元,略有增长。

王老吉销售收入急减34亿

营收净利10年首次双降,最为直接的因素是王老吉凉茶销售不理想。

王老吉大健康是白云山全资子公司,为白云山四大业务板块之一的大健康板块,主要从事饮料、食品、保健品等产品的生产、研发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王老吉凉茶、刺柠吉系列、灵芝孢子油胶囊、润喉糖、龟苓膏等,其中王老吉凉茶最为知名。“全国销量遥遥领先”广告语就是王老吉的宣传用语,因此,王老吉为白云山大健康板块主导产品。

2020年,白云山大健康板块的销售收入为78.59亿元,上年为104.79亿元,同比减少26.20亿元,降幅为25%。其中,王老吉大健康销售收入为68.62亿元,较上年的102.97亿元减少34.35亿元,降幅约为33.36%。

众所周知,王老吉与加多宝的市场争夺异常激烈,二者之间的商标之争持续多年,期间,仅司法诉讼就长达9年。正是这场马拉松官司,让消费者对王老吉和加多宝有了更多的了解。

或许是打官司耗费了太多精力,加多宝似乎已经一蹶不振了,剩下的王老吉也在下滑

王老吉曾对白云山的业绩贡献不小。2017年,王老吉实现净利润6.31亿元。2018年,净利润增长至8.51亿元,年营业收入为94.64亿元。2019年达到巅峰,营业收入为102.97亿元,净利润为13.80亿元。2020年,虽然营业收入下降了三分之一,但净利润仍然有11.95亿元,占公司全年净利润的40.99%。

针对王老吉业绩下滑现象,白云山解释称,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王老吉大健康公司春节档期市场受到严重影响,使得全年主营业务收入比上年同期下降。

不仅营业收入、净利润下降,受王老吉大健康拖累,白云山的经营现金流也在大幅减少。去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5.85亿元,较上年减少44.37亿元。公司解释称,王老吉大健康受疫情影响及2021年春节备货收款时间延后影响,导致经营现金流净额同比减少。

大健康曾经承载着白云山产业转型的重任,从目前来看,并不理想。

业内人士分析称,王老吉凉茶业绩下滑的背后,是整个凉茶市场的增速早已放缓。

中投产业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09年-2012年,凉茶品类一直保持16%至18%的增长。2017年凉茶行业市场规模约为578亿元,同比增长9.1%,2018年为470亿元,同比下降了18%。

年售7800万片的金戈现危机

白云山的仅次于王老吉凉茶的另一大单品是金戈,其危机也已来临。

大南药是白云山的第一大业务板块,主要为医药制造,旗下共有26家医药制造企业与机构(包括3家分公司、20家控股子公司和3家合营企业),从事中西成药、化学原料药、化学原料药中间体、生物医药和天然药物等的研发、制造与销售。

白云山称,公司是南派中药的集大成者,旗下有中一药业、陈李济药厂、奇星药业、敬修堂药业、潘高寿药业等12家中华老字号药企,其中10家为百年企业。公司拥有从原料药到制剂的抗生素完整产业链,产品群涵盖抗菌消炎类常用品种及男科用药。

备受关注的男用药金戈,为国内首款仿制药,原研药企为国际医药巨头辉瑞。2020年,金戈产销量为8112万片、7834万片,同比增长29.28%、26.86%。该产品当年实现销售收入8.32亿元,同比增长10.6%,其毛利率高达85.93%。

金戈的危机在于,2020年8月20日,第三批国家集采在上海开标。在此轮集采中,辉瑞、国内首仿广药白云山等四家企业参与竞标。最终,齐鲁制药以每盒24.98元(25mg*12片)的中标价成为唯一中标企业。白云山的每片价格在40元左右,远高于齐鲁制药的中标价格。

这次国家集采后,于去年11月以后,各地才陆续执行第三批集采结果。2020年,白云山金戈产品的经营业绩尚不能得到准确体现。

齐鲁制药独家中标,意味着什么?

公开消息称,在第三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中,广东首次将零售药店纳入国家集采当中,成为此次国采报量比重最高的省份。据广东三医统计数据,零售药店报量金额最大的为金戈,广东零售药店共有28000余家参与了此次报量,占广东药店总数的50%。

这意味着,白云山的金戈将失去在广东药店零售渠道。

与此同时,白云山的金戈面临着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在国内市场,除了江苏亚邦爱普森药业有限公司、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常山药业以及广药白云山等企业拿到“伟哥”仿制药批文外,还有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广州朗圣药业有限公司、深圳海王药业有限公司以及贵州圣济堂制药有限公司等的仿制申请获得受理。(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