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久安,关键在基层;安全稳定,重心在基层。管好出租屋和外来人口,对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日,在“探索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径推动南沙社会治理现代化”研讨会上,广州日报数据和数字化研究院(GDI智库)发布《广州市南沙区出租屋标准化体系构建和评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探索构建一套出租屋标准化评价体系,运用大数据对南沙区规模以上出租屋开展评价,为出租屋管理“智治”以及出租屋“数据治理”提供基层社会治理的“南沙模式”。

据介绍,《报告》构建以出租屋人员信息、消防安全、社会治安和综合管理四位一体的评价指标体系,涵盖40个三级指标,11个一票否决项指标,对南沙区规模以上出租屋进行标准化评价。其中,一票否决主要是指出租屋涉黄赌毒、涉恐以及违法建筑、危房改造、使用可燃、易燃材料间隔房间等方面内容。《报告》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在南沙出租屋管理系统历史沉淀数据库提取关联强、涉及面广、准确高等具有普遍意义的字段进行数据解析,累计处理数据量超百万条,涉及出租屋30万套,旨在通过字段数据间的强关联探索出租屋的“智治”路径,对出租屋进行标准化管理。

四大举措助力南沙出租屋标准化管理

1.调度台大管控:打通数据壁垒,高度实现数据融合

南沙占地面积约1500方米的区级综合指挥台已投入使用,辖区镇街100-150方米的分指挥中心也已基本建成。调度台综合运用云技术、大数据、数据仓库、三维地图、移动互联网等技术以模块化、分布式计算思想构建,强调台的智能化管理。同时,整合包括公安、环保、水务、教育等34个部门普查数据,数据整理、数据清洗、数据转换完成度超过90%,打通数据壁垒,高度实现数据融合,为领导决策和部门工作提供数据支撑。

2.采集系统好管家:科技手段实现“人屋”同步查

南沙区严格落实市“人来登记,人走注销,定期更新”的工作制度,开发了来穗人员出租屋移动采集系统——“好管家”,能快速实现全区出租屋“人屋”信息同步采集。目前系统对全区登记的4.5万余栋出租屋每月日常巡查覆盖面均达到95%以上。系统包含房屋管理、人员登记管理、房屋巡查管理和督导四大功能。

3.网格管理新台阶:小网格,精治理

南沙区出租屋和来穗人员专业网格化管理工作走在全市前列。建立的网格体系已从2019年的“1+9+158+986”(1个大网格,9个镇街网格,158个村居小网格,986个基础网格)细化到2021年“1+9+158+1099”,网格划分更细致更入微,管理工作迈上新台阶。打造全市首支网格化无人机队伍,印发网格化服务管理考核标准。

4.标准体系促评价:科学评价分类管理

南沙探索构建出租屋标准化评价三级指标体系“4+10+40”,即4个一级指标、10个二级指标、40个三级指标。计算南沙区规模以上住宅类出租屋楼栋管理指数,并划分为“放心”“关注”“严管”“禁租”四个级别,实现更好分类管理。

专家声音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朱亚鹏:基层社会治理要以基层党建为引领,即使是基层流动党支部也能发挥重要作用,党组织能有效构建“身份认同”,激发基层党员的积极、先进与主观能动;基层党支部能有效整合社区资源、吸纳整合流动人口中的优质资源、充分运用社会资源。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应急管理学院教授李伟权:南沙出租屋标准化管理与评定报告从指标体系来看,也可以理解是基层的风险控制与风险治理。基层治理的每一个方面都是复杂的,出租屋的治理也并不纯粹是出租屋本身的治理问题,是关系到人与人、人与环境的治理问题。此次南沙出租屋标准化评价应该形成常态化,可以每年做抽样评估,形成出租屋风险管控的智能反馈体系。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黄岩:南沙从出租屋治理的微观层面进行调研与分析实属不易,数据来源真实可靠,得出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成果,做得很扎实。目前城市流动人口倒挂趋于严重,本地人与外地人的融合是急需推动的课题,也是基层社会治理面临的基本问题。流动的人口、流动的家庭在城市都需要有个落脚点,在基层打造建立不同类型的公益机构,为他们提供空间规划、社区规划、基本公共服务咨询等显得很有必要,通过一段时间就能建立起联系非常紧密的社区,循序渐进重新激发公众共同参与到社区治理。

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李双龙副教授:针对南沙出租屋管理现代化,提出以下建议:一是基层社会治理要强调党建引领,群众的幸福感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细节问题的处理是否得当;二是南沙可以借鉴学外地社区互助会的经验做法,通过俱乐部、协会组织将群众有效聚拢在一起;三是针对来穗人员关心的其他问题,如子女教育、医保社保、失业救助与就业帮扶,还需提供多元化全方位服务,这些基本公共服务的治理能有效遏制基层矛盾突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