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智能家电时一眼就被智能晾衣架种草了,做了好多功课后决定购买,使用后觉得真香!”在谈到智能电动晾衣架购后体验时,邱女士对家中新装修选择的智能电动晾衣架产品甚是满意,这种增加了照明、烘干、消毒、语音控制、随意伸缩等功能的智能晾衣架产品正在成为不少年轻家庭的首选。

“尤其是我在南方,遇到梅雨天、回南天,潮湿的时候,觉得智能晾衣架烘干功能特别好用。”邱女士如是表示。

评价两极分化 智能电动晾衣架如何选?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智能晾晒行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智能电动晾衣架在2020-2021年618大促中火爆销售,行业销量增长7倍,报告还指出,85后和90后的已育家庭是智能晾晒产品的消费主流。从以晾衣架为最主要业务的企业好太太的相关年报中,也能窥得智能电动晾衣架这一产品的发展势头,据好太太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好太太智能家居产品(含智能晾衣机、智能门锁等产品)营业收入为4.22亿元,同比增长108.26%。

但是,并非所有消费者都对智能电动晾衣架满意,在社交台以及电商台上,有大量用户对该类型产品进行投诉,有短视频显示,山东东营一男子在家中用语音对话智能电动晾衣架,要求其上升时,喊到第六遍,智能晾衣架才进行相应的操作,然后喊停止时,该产品却无动于衷,直到升到顶端才停下,令用户哭笑不得,最后只能手动操作。还有用户对智能电动晾衣架的紫外线消毒功能表示怀疑,认为智能电动晾衣架紫外线消毒未有统一标准,是否含有安全隐患。在电商台商品评价中,有用户反应智能电动晾衣架“装上去还没用就升不上去了”“摇晃的挺厉害的”、“不是卡就是有异响”等等评价,其中也包括对商家售后不及时、不回应等的投诉。

9月8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消息显示,由于存在触电的风险,部分潜水艇智能电动晾衣机被召回,涉及产品为柏瑞建材(北京)有限公司制造,规格型号为阳光AB1200 -220V -164W,涉及数量为6件。此前上海市消保委对25件智能电动晾衣架样品进行比较试验,结果显示,有12件样品在结构、爬电距离与电气间隙、接地规定、外部接线和内部接线、防触电保护等方面存在安全隐患。在能测试中,16件样品在单边承重试验中剪刀架发生形变。

当前,智能电动晾衣架产品质量可以说是参差不齐,面对“消毒、自由升降、语音操控、烘干”这些眼花缭乱的功能消费者心动的同时却又不知如何选购,有对安装比较熟悉的室内设计师针对电动晾衣架的选购给了建议,“选购时主要注意三点,一是看产品的电机是否是直流电机,相比交流电机寿命长,更静音;第二机身和晾衣架材质最好是太空铝,抗氧化不生锈;第三是承重能力,最好选择35公斤及以上,可以晾晒大件衣物,智能晾衣架的特色功能例如烘干、消毒、智能控制等可按需选择。”

线上为主战场 产品及安装服务仍存问题

一方面是消费者主观感受因人而异,一方面是市场监管部门的产品检验让人担忧,智能电动晾衣架这一产品作为一种新兴的小品类产品,其产品技术的成熟度仍待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熟悉电动晾衣机的业内人士表示,“电动晾衣架产品涉及电气安全、承重、耐久测试等多方面内容,功能越多,需要符合的标准越高。”但是目前围绕智能电动晾衣架产品并没有强制的国家标准,企业主要参考的是推荐标准《家用和类似用途电动晾衣架》、国家推荐标准《灯和灯系统的光生物安全》以及一些关于产品电气安全的国家强制标准等。“目前,无论是在前端设计还是后期安装服务标准等规范上,电动晾衣架仍然存在不少问题。”该业内人士表示。

目前,智能电动晾衣架主要的企业包括好太太、盼盼、九牧等传统的建材五金行业品牌,也有海尔、四季沐歌、松下等家电企业,另外就是小米、华为、欧瑞博等新兴的科技企业,此外也有不少中小企业采用贴牌生产的方式。智能电动晾衣架售价不等,线上销量较好的产品售价集中在800-2000元的价格段。线下售价则相较线上更高一些,记者走访部分卖场发现,智能电动晾衣架线下售价基本都在2000元以上,且型号也较少,线上仍然是电动晾衣架最为主要的销售战场。

智能电动晾衣架当前还未形成明显的品牌格局,各个企业都有极大的机会占领用户心智,随着智能家居行业的快速发展以及年轻消费者的崛起,作为智能家居设备的智能电动晾衣架也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在行业扩容的关键时刻,企业应该齐心协力共同助推产品技术的进一步提高和创新,谨防一些劣质产品伤害行业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