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1月4日,纽约证交所宣布,不再计划将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摘牌,三家公司将继续在纽交所挂牌并交易。

纽交所称,这是建立在“与相关监管机构的进一步质询上”,中国三大运营商的美国存托凭证将继续挂牌和交易。同时,纽交所也将持续评估特朗普政府相关行政令的适用性,以及相关企业的挂牌状态。

1月5日下午,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也分别发布公告确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公司目前将继续在纽约证交所上市交易。纽约证交所监管部门将继续评估该行政命令对公司的适用性及持续上市地位,公司将继续密切关注相关事项的进展,未来公司拟将按照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规则及适用法律适时发布进一步公告。

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该公司也将在下午发布回应公告。

受此影响,三大运营商股价在中国香港股市短线拉升。截至发稿,中国联通涨逾9%;中国移动涨逾7%;中国电信涨逾6%。

2020年12月31日,纽交所宣布启动对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家电信运营商的摘牌程序。

彼时,中国证监会回应称,三家中国公司发行美国存托凭证(ADR)并在纽交所上市已经接近或超过二十年,一直遵守美国证券市场规则和监管要求,受到全球投资者的普遍认可。纽交所直接公告启动对三家公司的摘牌程序,完全无视相关公司实际情况和全球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希望美方尊重市场、尊重法治,多做维护全球金融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和有益于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事。

据中国证监会表示,三大运营商拥有庞大用户基础,基本面稳定,在全球电信服务行业中具有重要影响力,其ADR总体规模不大,合计市值不到200亿元,在三家公司总股本中的占比最大只占2.2%,其中中国电信只有约8亿元,中国联通只有约12亿元。流动性不足,交易量很小,融资功能缺失,即便摘牌,对公司发展和市场运行的直接影响相当有限。“我们坚决支持三家公司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相信他们能够妥善应对行政命令和摘牌措施造成的不利影响”。

“二十年前,全球证券市场并不发达,三大电信运营商在香港上市后,又通过ADR方式,支持全球股民在更开放、影响力更大、交易规模更大的纽交所交易,使全球股民可通过纽交所购买到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股份。这是当时特殊的历史时期决定的。”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指出。

他认为,到目前,这种方式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资本支持已经微乎其微,下一步,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资本运作会更多,不仅包括运营资产上市,还包括业务公司上市或引入外部资本,也包括运营商对外投资(购买股份或成立新的联合机构)。资本将成为支持三大运营商转型的最积极因素。(记者石飞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