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互联的故事由来已久,创始人龚少晖在大众眼中的形象曾是互联网十年见证人。

90年代末开始做域名生意,2004年推出可识别过滤垃圾邮件35.com邮箱,创办的三五互联2010年就已上市。他是福建第一批网络掘金人,获厦门市“优秀企业家”称号,身家在2011年就达到8.98亿元,位列中国信息技术富人榜前100名。

然而,好景不长。

近几年,龚少晖的负面消息不断。三五互联业绩逐年亏损,龚少晖离任董事长后仍主导并购,私自违规披露并购计划,趁机减持套现更是不在话下。他的一顿猛操作也引来证监局和深交所的通报批评、谴责处分。

而这一次,更大的危机已近眼前。龚少晖所持三五互联大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这位曾经的创始人是否会失去实控权?

龚少晖所持股份大比例被冻结

1月29日,据三五互联公告称,第一大股东龚少晖所持公司大部分股份已被司法冻结,至此,他累计被冻结的股份数量占所持公司股份数量的57.99%,占公司总股本的20.81%,属于所持股份较大比例被冻结、大比例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的情形。

从股份进入强制执行程序阶段来看,截至2021年1月29日公告当天,龚少晖所持股份累计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含处于债务核实阶段可能强 制执行)的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 75.06%,占其所持公司总股本的26.93%,属于高比例质押的情形。

最新公告显示,截至目前,龚少晖持有三五互联股份占比35.88%,还是公司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是龚正伟,占总股本比例1.22%;第三大股东为新余利盈天投资管理中心,占总股本比例0.39%,龚正伟也是新余利盈天投资管理中心的大股东,持股19.68%,拥有实际控制权。但龚少晖对三五互联的实控权地位在大比例股份被冻结后,已岌岌可危。

如果股份全部被强制执行、过户完毕,可能导致龚少晖丧失三五互联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不过,龚少晖对可能失去公司实际控制人似乎早有迹象可循。也跟上述股份频繁爆出的质押纠纷密切相关,其中,分别涉及到深圳高新投集团、财达证券、江西绿滋肴、海通恒信、湖南妙盛汽车电源有限公司等公司。

2020年7月3日,三五互联官方公告称,龚少晖质押于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份已逾期,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措施,冻结股9,500,000股,占其所持公司总股本的2.6%,期限自2020年7月2日-2023年7月1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显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向龚少晖先生签发《限制消费令》。

而牵扯龚少晖夫妻两人与海通恒信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通恒信)的金额借款纠纷,更是掀起了更多关注,这涉及龚少晖所持股份5.81%被司法冻结、以及后来的拍卖流产。

公告显示,龚少晖夫妇二人及两人分别担任法人的曲水中网兴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厦门中网兴智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遭到海通恒信诉讼案件。上海金融法院审理并于 2019 年 5 月作出生效的《民事调解书》〔案号:(2019)沪 74 民初 618 号〕。调解后,龚少晖夫妇、厦门中网兴暂未按照调解书履行相关义务。随后2019 年 12 月 13 日, 各方当事人再次达成和解协议,但后续仍未执行。

海通恒信向法院提起强制执行程序,申请拍卖、变卖龚少晖先生所持的部分股份,共计2,125,166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5.81%。

2020年10月28日,三五互联公告称,龚少晖所持部分股份将被拍卖、变卖。2020年12月26日10时至12月27日10时正式在淘宝网上公开拍卖。不过,根据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页面显示,此次拍卖已流拍。

2021年1月8日,三五互联公告称龚少晖收到自称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发来的《债务核实文书暨通知》邮件,华融证券向公证处提出签发执行证书的申请,共计涉及质押股份数量为22,3957,00股,占龚少晖所持公司股份比例为6.12%。

信息显示,龚少晖分别于2017年4月18日、2017年7月28日和2018年6月21日分三次质押上述股份。若参考华融证券申请执行来看,股份质押应该已逾期。目前,该部分股份纠纷尚处于公证处债务核实阶段。

更大的一笔股权纠纷于2021年1月29日被爆出。三五互联公告称,龚少晖所持公司总股份的12.40%再次被冻结,冻结期限分别为2021年1月27日-2024年1月26日,执行机构分别为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和宁乡市人民法院。经龚少晖证实,此案系其与湖南妙盛汽车电源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股东出资纠纷之诉「案号:(2021)湘 0104 民初 1135 号」及申请保全有关。

针对失去三五互联控制权,龚少晖似乎已有一定心理准备。这从与江西绿滋肴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滋肴)签署借款协议及转让表决权看出一些端倪。

2020年6月, 龚少晖与绿滋肴签订借款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向后者借款1亿元,而龚少晖要将其当时合计持有的三五互联101,886,701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转让给绿滋肴,不低于总股本的20%且不高于总股本的30%。若《表决权委托协议》生效后,绿滋肴将成为三五互联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肖志峰、欧阳国花。但直到2021年1月29日,三五互联称,协议中约定的借款还没有足额支付,所以最终能否生效及生效时间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可见,龚少晖处境极其艰难,资金缺口渐大。反观三五互联的业绩,自公司上市后,业绩滑落明显。股价已从2020年4月30日最高的55.99元降至目前的4.2元左右。

上市之初净利润3500万元,2012年净利润只有0.03亿元,2015年公司亏损0.8亿元,而到了2018、2019年,更是连亏两年,分别亏损3.45亿元和2.55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继续亏损,只是幅度变小,亏损1101.53万元,同比下降1265.75%。

外界猜测,龚少晖将股份质押是他对公司运营失利的自救,也是化解其资金流动性困难的举动,防止资金风险传导至上市公司。他的股份质押历史也由来已久。

2013年,龚少晖就因融资需求将持有股份(占本人持有公司股数的13.75%)质押给国元证券,随后解除;2014年又将其持有的28.49%的股份质押给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后解除;一直到2019年,他将2850万股质押给华融证券,又将1900万股份(占其持股比例5.196%)转让给财达证券,只是到2021年1月29日,他质押给财达证券、华融证券、海通恒信、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深圳市中小企业信用融资担保集团共计130,878,666股股份已全部逾期。

除龚少晖实控人身份可能易主外,三五互联如果继续亏损下去,将有可能面临退市风险。

作为厦门优秀企业家代表,带领厦门企业走向创业板第一人。龚少晖怎么了?

龚少晖发家史

1988年,龚少晖从上海科技大学计算机系毕业,进入了当时著名的福建计算机公司——百灵。百灵在那个时候比较出名,是国有电脑公司,有“北有长城,南有百灵”的美誉。

从事两年技术之后,龚少晖迎来了人生第一次转折——调派北京办事处,从事计算机销售工作。这段经历让他开始接触市场,了解市场运作规律,他曾说,“更关键的是,北京是中国互联网信息核心节点,我对新事物的思考也得益于此”。北京4年,龚少晖表现出销售才华,连续几年获得百灵市场开拓和销售的状元。

之后,百灵倒闭,龚少晖被迫要自立门户。无奈之下,他在1995年底带着积攒的几万元,回到厦门做互联网,注册了厦门精通科技实业有限公司,重操旧业,卖些硬件,还开发了一套电脑点歌系统,一度也花光积蓄。

龚少晖做生意的点子多,还买过天津大学出版的一套Internet教程,现学现卖,办起培训班。他通过做培训了解客户所需,从而确定在这个发展很快的行业里扮演怎样的角色。

1996年,厦门有了Internet接口,龚少晖感到互联网要与企业结合的大趋势,网站数量一定会激增。这样的话,域名、虚拟主机与服务器对每一个企业都会很重要,想明白这点后,他开始做域名注册、虚拟主机和服务器租赁服务。

但国内网速慢,租服务器的价钱比较昂贵,一台就得要一二十万。龚少晖买不起,就想办法找到了美国一个便宜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把中国频道注给这个服务商,租赁虚拟主机。

很长时间里用户量上不来,一直到1998年初,用户开始增多,由每月一二十个增长到每月100多个,资金慢慢开始周转起来。

一个偶然机会,龚少晖成为NSI(世界最大域名管理公司)亚洲首席销售合作伙伴,中国频道走向国际,在2002年7月,中国频道国际顶级域名总量亚洲第一。

那个时候,垃圾邮件开始在国内泛滥成灾,龚少晖决定研发智能识别过滤垃圾邮件的系统。2004年3月,龚少晖宣布推出了“35互联”品牌,以及智能识别过滤垃圾邮件的邮箱。

龚少晖一直认为互联网上商机无限,逐渐地,三五互联成长为专业从事企业邮箱、个人邮箱、虚拟主机、独立主机、域名注册、网站建设、网站推广等网络应用全套服务的国际化网络应用服务提供公司。

2010年2月,三五互联在创业板成功上市,成为福建首家创业板上市公司,也是中国首家基于“云计算”的企业信息化服务类创业板上市公司,是2010年度、2011~2012年度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

随后的故事就这样逐年上演了,三五互联业务做加法的同时,业绩在做减法。而龚少晖本人在公司上市后,也谱写了一部个人的减持套现史,被称为“资本老炮儿”。

龚少晖资本操盘术

三五互联自2010年上市十年来,陆续对多个标的出手,一直谋求跨界并购。

但三五互联的故事是:要么收购成功,但对公司业绩也没太大贡献;要么干脆收购失败,被视为“忽悠式重组后”,实控人龚少晖套现获利不少。

2010年9月,三五互联宣布以2590万元收购亿中邮70%股权,后者是一家企业邮箱领域的供应商。但亿中邮仅在2011年完成业绩承诺,2012年净利润49万元,降幅95.55%,到2019年,净利润仅为25万元,对三五互联实在没什么贡献。

之后,在2011年1月,三五互联以1.25亿元收购中亚互联60%股权,准备进军移动电子商务市场。但2011年—2012年,中亚互联的业绩承诺完成率仅为33.16%,六年后,三五互联出售中亚互联100%股权价格时,仅为1500万元。

收购远没有按下暂停键。2014年2月,三五互联再次引入津盛海铭作为投资者,参股天津通讯。津盛海铭从事产业园开发及运营管理、自有房屋的租赁及管理业务,但它却变成亏损最严重的子公司。2015年9月,三五互联再次以7.6亿元收购游戏公司深圳道熙100%股权,但道熙在完成三年业绩承诺后也开始下滑严重。2018年净利润5079万元,下滑49.02%,2019年净利润2673万元,下滑47.37%。

收购结果不理想,公司把方向瞄向“重组”,龚少晖借机套现。

2013年4月,三五互联因要以2.1亿元收购中金在线100%股权以涉足互联网金融,消息放出后,股票连拉五个涨停。而龚少晖在当年6月—10月,通过他控股的厦门中网兴减持了600万股,间接、直接套现1.9亿。在当年10月,宣布此次重组失败。在2015年7月,三五互联又曝出要收购福林网络,但2016年4月爆出终止收购。紧接着,2017年1月,三五互联曝出要以作价11亿元收购上海成蹊,6月发布声明说终止收购。

2020年收购上海婉锐案例已是三五互联第四次宣告终止的案例,这一次,龚少晖套现3733.97万元。据统计,龚少晖总计套现约2.3亿元。

收购上海婉锐的失败也是国内MCN第一并购案的失败。

2020年1月15日,经介绍人推荐,龚少晖接触了解了婉锐(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基本情况,认为标的公司较为优质。

网红概念在资本圈中的一度热炒从李子柒爆火后更加强盛,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网络直播带货更是成为新风尚,商场上沉浮多年的龚少晖嗅到了这一机会,他想搭上MCN热,布局IP运营和互联网营销领域,构建新零售平台。

婉锐公司是一家主营业务为泛生活内容带货网红孵化和经纪的公司,在册人员80多名,成立以来打造分布于时尚美妆、生活、母婴、电商垂直等各个领域的众多泛生活内容IP。在2019年阿里妈妈、淘宝联盟推出的双十一站外达人机构榜单上,排名全网第一。婉锐2018年净利润约为2756万元,2019年净利润约为3156万元。这在众多MCN机构中表现不俗。

龚少晖看上了婉锐,但上市公司董秘和财务总监对本次交易筹划及决策流程存在异议,于当晚就递交辞呈。后在龚少晖坚持下,经三五互联董事长、总经理丁建生决策,公司在1月21日晚与婉锐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并购消息被放出。

就这样,在1月21日这个重要时间点后,三五互联的股价从1月22日开始收不住了,10个交易日中有9天涨停,股价从6.35元最高涨至15.75元,涨幅高达148%。

就在股价暴涨后不久,三五互联发布《关于大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从2月21日起至3月12日,龚少晖累计减持340.38万股,套现3733.97万元。

但是在7月28日,三五互联称终止收购上海婉锐,双方不欢而散。

上海婉锐创始人姜韬说,“三五互联大股东就像过家家一样,不管我当时提出什么交易条件,他都同意,不管当场谁反对,他都干掉。”他认为,“都是在给我们设套,一开始他们就想好了怎么铤而走险用我们网红概念炒高股票,掩护他们逃离。”

违规发布消息、股价飙升、高管减持,三五互联引来监管部门处罚。3月18日,三五互联收到厦门证监局《关于对龚少晖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并被计入诚信档案,随后三五互联又收到了深交所发来的公开谴责处分的决定。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龚少晖总是能在股价飙涨后实现套现获利。只是这一次,他实控人的地位还能保得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