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我国数字经济最活跃的经济区域之一,长江经济带创新资源集聚,其区域内多个城市在国家政策指引下,近年来陆续开启自动驾驶道路测试,让智能交通加速“由梦想照进现实”,也使得汽车产业的全面变革渐行渐近。

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在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已启动全球汽车产业又一次重大变革。互联网科技巨头、传统车企、技术型创业公司依托其资金、科技、渠道等资源优势,纷纷抓住产业升级机会,切入自动驾驶领域。而我国多元化的应用场景、良好的道路条件、快速发展的通信技术,都为我国自动驾驶产业发展提供了优良土壤。具备鲜明优势的长江经济带,恰在这片土壤中率先播种。

加快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先手棋;“智能”一词颇受重视,被写入多个政策文件。《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要求,率先建成网络化、标准化、智能化的综合立体交通走廊。按照《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部署,重点开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生命健康、绿色技术、新能源、智能交通等领域科技创新联合攻关,是该地区加强协同创新产业体系建设的重要着力点。

自动驾驶汽车将发挥“鲶鱼效应”

在安徽合肥市包河区,首条自动驾驶汽车5G示范线于2020年9月开通,全长4.4公里的线路引来不少市民体验。这条示范线计划在2021年增至150公里。近日,安徽省发展改革委等11部门联合印发《安徽省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实施方案》,目标到2025年,安徽智能汽车技术水平进入全国第一梯队,智能汽车应用基础设施环境覆盖更多城市。

按照方案,到2025年,其智能汽车研发创新、设计制造、出行服务产业集群基本建成,形成3—5家智能汽车整车企业和若干家智能汽车业务规模超过10亿元的零部件企业。到2030年,在中高级智能汽车领域实现从测试示范向商用化应用转变,智能汽车新车市场占有率国内领先。

据合肥中关村协同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赵佳介绍,目前有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的无人驾驶汽车可与普通汽车一起在示范线上行驶。无人驾驶汽车运行时,车路协同和单车智能技术实现共同“协作”。

百度智能交通安徽省总经理崔玮告诉记者,无人驾驶汽车具有较强的计算能力,通过传感设备会对不稳定因素作出非常及时的判断。而人类由于存在“情绪因素”,可能会出现很多判断和操作不当情况。因此无人驾驶汽车的感知和反应能力比人快很多,非常“聪明”。

他认为,新型智慧交通的时代已经来临。自动驾驶汽车将发挥“鲶鱼效应”,刺激相关产业发展。目前小型5G智能网联汽车造价100多万元,未来随着量产规模增大,生产成本会快速下降。

“聪明车”搭配“智慧路”

在苏州高铁新城,全国首个常态化运营5G无人公交线路于2020年10月底开行。与此前无人驾驶项目多在园区或者封闭的道路上运营不同,此次开行的无人公交位于城市开放道路上。这辆小巴有9个乘客位置,共设置了5个站点,运营时速在20-50公里之间,运营里程长约4公里。

要实现无人自动驾驶,需要“聪明的车”,还需“智慧的路”。据介绍,苏州高铁新城已初步建立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全产业链,共涉及30余个细分领域,在算法及仿真测试等领域处于国际先进水平。预计到2022年,全区将完成300公里的道路智能化改造,包含城市快速路、交通枢纽、隧道等多样化城市道路场景。

自动驾驶作为引领未来的前沿技术之一,会带动汽车产业全面变革,并会对经济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据麦肯锡预测,中国自动驾驶规模将突破万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市场。中国智能交通协会等机构发布的《自动驾驶蓝皮书:中国自动驾驶产业发展报告(2020)》也显示,随着消费者对智能网联认可度的提升,中国有望成为最大的自动驾驶汽车市场。

制度创新将开启商业化应用

自动驾驶的出现,重新定义了城市和远距离的出行方式,也带来了全新挑战。因其对相关产业、应用场景、法律法规的特殊需求,目前自动驾驶仍需一片合适的空间承载。

在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一场自动驾驶测试与一项智能汽车规划近期接连落地。

这里拥有特斯拉、上汽等整车厂,集聚了近50家集成电路产业相关企业,商汤、地平线等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平台和企业也已落户,本身就形成了智能交通和自动驾驶产业集聚的态势。

除了交通环境丰富、应用场景多等特点,临港新片区还具有一个特有优势,即制度创新优势。这已被写进新片区管委会牵头编制出台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专项规划(2020-2025)》中:要完善政策法规和技术标准,推动政策法规突破,在“智慧交通、自动驾驶”发展上先行先试;推动高度自动驾驶(L3级别以上)先行示范,推动有条件开放高度自动驾驶车辆上高速、高架道路进行测试及示范应用,在特定区域率先试点无安全员的自动驾驶载人、载货商业化应用。

作为智能交通领域中公众关注的焦点,自动驾驶正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也将成为我国打造智能交通体系的率先探索,有力支撑带动长三角地区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何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