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以来,共有3家外资机构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独资公募基金申请。截至目前,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贝莱德已获准筹备公募基金公司,而路博迈和富达国际(下称“富达”)则处于正式受理申请的状态,筹备开业进入倒计时阶段。

每一家机构的战略和DNA都不尽相同,但它们面临的本土化挑战却是类似的——如何在适应中国境内零售客户偏好的同时,保持自身一贯的文化理念和投研考核机制?无论是用合资还是纯合作的方式,外资如何与本土机构加强合作?在中国养老市场尚未起步时,在海外以管理养老金作为发家之本的外资又要如何探索中国市场的养老潜力并进行投资者教育?

针对上述问题,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长何慧芬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了她的观点。

尽管富达表明不会考虑再和其他银行设立理财孙公司等合资模式,但何慧芬称,将强化和本土银行、基金公司等机构的产品合作。例如,今年9月17日,富达国际和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理财平台发布了《后疫情时代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这是连续第三年的合作,旨在进一步了解中国各个年龄层人士的储蓄习惯和养老需求。

在养老投资领域,富达是养老金管理业务的全球领导者之一。“尽管我们非常熟悉欧美、多数亚洲国家的养老需求,但我们在中国仍处于学习阶段。随着90后、00后长大,我们也更需要了解他们截然不同的储蓄、投资偏好。” 何慧芬称。

就国际经验而言,九十年代以后第三支柱模式在全球范围内逐渐建立起来。2018年,中国第一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已获批,但由于最为关键的税务递延等顶层激励政策设计尚未完成,中国的第三支柱仍在初期探索阶段。

“目前美国49%的第三支柱资金都是由公募基金管理,因为产品选择较多,且呈现形式更为简单易懂,例如对于那些对投资毫无头绪的人,养老目标日期基金(TDF)就可提供动态的投资风险控制。”何慧芬称。

富达最早于1996年在美国市场推出了TDF,后来成为养老金投资的主流产品,同时也帮助该机构成为养老金投资见长的国际资管巨头。目前,该机构在中国养老市场这一领域两条腿走路:一是跟华夏基金继续合作改善TDF产品,研究推出其他产品;另一方面,与蚂蚁财富合作,继续推进投资者调查工作。

在何慧芬看来,年轻一代的投资需求值得关注,因为他们更青睐简单甚至潮流的投资形式,例如在智能手机上用智能投顾等进行投资。

另一个更为受人关注的问题在于,外资公募基金究竟将如何在中国境内进行本土化转型。

何慧芬认为,投资文化的挑战显而易见。中国零售投资者对收益的要求和对换手率的容忍度似乎更高,投机性更强,而海外的投资者则倾向于追求稳定的长期收益。富达对投研人员的培训侧重长远表现,很少看单季度或一年的表现。因此,当市场出现短期大幅波动时,收益表现就可能和其他机构有差异,这也对投资者教育提出更高的要求。

何慧芬表示,将根据中国投资者的偏好调整产品设计和服务,但投研团队培训和考核仍将沿用全球模式。

何慧芬称,富达的投研平台有很长的历史,例如新一代投研人员甚至可以在平台上找出十多年前老一代投研人员对某只股票的调研记录。此外,很多退休的基金经理还会回来做导师,这是基金经理学院的概念。一般而言,分析员要做七到十年才会转做基金经理,新入行的股票分析员往往需要覆盖三个行业,并要经过基金经理学院的培训,同时富达也会拿自营资金先让他们尝试管理一个真的投资组合。

富达表示,会从中国境内招聘有经验的投研人员,同时也将招聘更多本土化的销售人员等。

何慧芬认为,对于在海外常年委托富达管理资金的外资而言,富达在中国境内的公募可能成为他们投资中国的优先选项。 随着近期QFII(合格境外投资者)投资范围扩大,QFII牌照对外资的吸引力显著上升。同时,近两年来互联互通机制也以其便利性赢得众多外资机构追捧,国际资金正通过各种渠道布局中国股债市场。(周艾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