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跟大家回顾一篇中国社科院世经所研究员佟福全先生在国际金融报  2003年7月17日发表的一篇关于美国股市的分析作为附文,其中关于牛市转机的五大要素,我认为非常值得各位透过这些信息一一对照分析现如今中国的资本市场。其实历史总是在惊人地重复着自己,只是我们是否具有充分的信息分析总结能力,Knowledge is power!让大家少一些猜测惊恐,多一些分析笃定和中长期投资策略。

  当年佟先生指出,造成美国股票价格迅速飙升的缘由是多方面的,归纳起来,主要是:其一,2003年美国公司收益普遍出现好转。2003年第一季度美国公司的收益明显好于2002年第四季度。美国芯片制造巨头英特尔公司最近公布,2003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收益比2002年第四季度增加了11%,说明这家高科技公司的状况已经出现好转。简言之,公司收益由亏损转为赢利,成为美国股票价格回升的主要原因。

  坦率说目前的中国实体经济还在经历着黑暗里的转型剧痛,哀鸿遍野,80%的传统企业会很难熬过这个冬天!估计会冬去春来会持续进入到2016年。所以,目前根本不具备真正长期牛市的经济条件。中国的大多数公司的真正扭亏为盈大概率事件会发生在2017年,牛市届时才会真正释放。所以,关于本轮“牛市”是否会持续等问题,我个人观点认为都是假命题。本轮股市高扬都是货币惹的祸,潮涨潮退仅仅来自于央行的表态。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沪指攀上5000点之后,市场迎来数次大级别的调整,尤其是创业板,更是经历了一年半中最黑暗的一天。但是官方媒体却保持沉默,不再像3000点时那样为股市“摇旗助威、加油鼓劲”,证监会查场外配资也毫不手软。这意味着潮水会退下去好一阵子了。再说全民借钱炒股的形势如此逼人,岂可如此纵容下去,对谁有好处?你以为监管层都在放长假么?

  其二,当年伊拉克战争的速战速决,为股票价格飙升创造了便利条件。原来人们都以为,因为攻伊美军将遭到伊拉克军队的顽强抵抗,因此,战争可能往后拖延;谁曾料想,鉴于巴格达守军迅速向美军投降,结果,战争在短短的三个星期内便基本终结,实在是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之外。这样一来,因战争速战速决,而为投资者恢复信心奠定了基础。

  目前关于中国边境周着的军事威胁和几元大国亚太区实力重新平衡,在此不再累述。我认为“多事之秋”这个词是比较客观的。我们当然对本届政府大国外交军事能力的提升欢欣鼓舞。同时,在未来的几年里,是否能在各种冲突中,除取得短期平衡外,获得决定性大比例胜出,是我们都热情地期待着。让民众悬着的心放下,是真正的国家实力的体现。同时,牛市的信心就有了强有力的落脚点。拭目以待!

  其三,经济数据好于预期。2003年6月份,美国制造业、航空业和高科技业开始出现回升。例如,密西西比州路易斯维尔市泰勒机械公司总裁莱克斯·泰勒透露,6月份该公司收到的叉车订单比2002年同期增加了26%。又如,2003年5月份,美国新增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数比4月份减少了1万人,尽管新增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数依然没有低于40万,但是比预期要好一些。因而,经济数据好于预期,成为美国股市飙升的重要成因。

  从2014年开始的高铁技术全世界输出策略,到今年钢铁水泥等基础工业“一带一路”强势输出,再到“亚投行”亚投行金融资本体系的再建。不得不让我们对本届政府高水平的治国能力叹服不已!日理万机,招招出奇,环环相套,漂亮的组合拳在国际上打出了气势,打出了风采,大涨国人志气!我们有足够的信心相信本届政府会将会成功走出经济下行周期,尽快复苏。但同时,任何宏观政策的实施都有至少六个月以上的滞后性,这套组合拳成功实施后大规模实效也要到2017年才能得以体现,工业4.0国务院目标也是指向了2020年。所以,我们牛市所需要的“经济数据好于预期”强心剂,最早也要到2016年年底了。

  其四,服务业预期效益不错。2003年6月12日,美国供给协会报告,5月份美国服务业活动的增长步伐比预期的要大,是2003年初以来增长速度最快的一个月。该协会的非制造业指数从4月份的50.7上升到54.5,高于预计的51。通常说来,该指数高于50点就意味着美国经济开始扩张。

  其五,劳动生产率继续攀升。据美国劳工部6月27日报告,美国非农业部门的劳动生产率,在4—6月平均增长了1.9%,比5月26日预计的1.6%高出0.3个百分点。而非农业部门劳动生产率提高是美国股票价格攀升的基础,它对道琼斯股票指数等的迅速回升发挥着积极的影响。

  这两点就一起说了。关于今年非农就业数据,大家百度一下就知道了。在此不做过多评论和依据。从今年开始李总理所倡导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引燃了全民创业的热情,创客遍布大江南北,不谈“创业”你好像不在这个地球上喘气!“互联网+”是今年最“In”的话题。不“+”一下,跟你就没什么共同话题了!在一片火热的背后,大家都应该知道总理的用心良苦!除了新常态下的经济结构性调整外,“就业”的巨大压力可不是仅仅事关股市的问题了,关系各种社会矛盾的调和,关系“治国之本”!

  同时,再补上一点,就是中央财政如何处理地方政府融资的问题,也是未来两三年内的重要要素。但从今年5月份开始,政府首先推出了1万亿地方债务置换,大家初始的理解是这1万亿是置换到期债务,并不是刺激经济增长。但很快到了6月份财政部又推出了第二批1万亿债务置换计划,而且这一次的目标明显是冲着稳增长来的。中长期通过股市助力经济创新仍是大方向,但下半年阶段性政策呵护的重点从股市转向债市,将是大概率事件。

  对照以上几点,大家自然会得出结论:扎实牛市的到来还需要一点耐心,但也过来的路上了!引用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先生的话:资金进入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所以,我积极乐观地相信今年股市上6000点是大概率事件。如不出“黑天鹅”事件,各种因素叠加,2017年将是个大牛市!上12000点是必然的。请大家把子弹储蓄起来,中长期均衡运用。如果牛市真来了,你钱没了,可不能怪我没提醒过你,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