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家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腾讯音乐最近可谓摊上了大事:包括Glancy Prongay & Murray LLP、The Schall Law Firm、Levi & Korsinsky、 Rosen Law Firm、Robbins Arroyo LLP、Pomerantz Law Firm等在内的华尔街“诉棍”们再次组团敲诈,对其发出集体诉讼。

  回顾数年来中国企业在美遭“集体诉讼”的历史,我们可以拿到一份长长的受害者名单,有中石油、新东方、分众传媒、兰亭集势、世纪互联、唯品会、阿里巴巴、微博、老虎证券、陌陌、蔚来汽车、拼多多……这些中国企业大多蒙受了巨大损失,以阿里巴巴为例:2018年12月底,阿里巴巴在加利福尼亚州法院遭遇的一起“集体诉讼”,阿里巴巴选择了和解,当时的和解金额为7500万美元;而在2019年4月,阿里巴巴因同样原因在美国纽约南区法院遭遇又一起“集体诉讼”,这次付出了2.5亿美元的天价和解费。

  由此可见,像腾讯音乐这样的中概股在美国摊上所谓的“集体诉讼”,已经说不上新闻了。在这背后一条成熟高效的黑产链已经形成,而负责“冲锋陷阵”的“美国律师事务所”是这条利益链上的重要一环,根据美国法律,一旦诉讼成功,律师所可以按照索赔金额一定比例收取律师费,“分赃”比例甚至高达50%。黑产链的另外两个重要环节,则分别是臭名远扬的做空机构和被诉企业的竞争对手,两者联手发起集体诉讼打击上市公司的市值和股价,然后各取所需,这已经成为惯用的不良竞争手段。

  美国资本市场交易制度的做空机制,为竞争对手们持续尝试恶意做空中概股提供了最佳土壤。与国内情况不同,做空机制一直是存在于美国资本市场的合法交易。美国将做空视作市场的自发规范行为,因此在监管中对做空者留下巨大的监管空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以及金融危机之后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均没有涉及调查公司,也没有对空头之间的自营交易、关联交易做出限制。像腾讯音乐这样初来乍到的中国企业往往会遭遇迎头一击——刚在纳斯达克敲钟,又要准备对薄公堂,精疲力竭之下企业们往往只能选择交钱和解保平安。

  此次腾讯音乐“摊上事了”,小编只能说,又一家中国企业遭遇了竞争黑手。在中美贸易紧张和资本市场寒冬的双重背景下,华尔街无疑是饿狼环伺,中国企业还是多注意安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