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天九共享集团28年成长之路,现年57岁,身居董事局主席的卢俊卿最有成就感之事,发生在他50岁、知天命那年。

  2012年,天九共享集团探索出“独角兽企业孵化加速器”的商业模式,从单打独斗变为“共享、共赢、共创”,集团业务演变为长久根基。

  对于天九共享,集团的生命力更足了,业绩迈入高速发展阶段。

  卢俊卿向笔者透露,截至2019年当前,集团已孵化加速130多个项目,对比2018年全年的17个项目,增速惊人。

  28年磨一剑

  看到一个一个项目在与天九共享达成合作之后,取得发展,卢俊卿就像看到自己孩子成长了一样,那种成就感不言而喻。

  实际上,这种喜悦来之不易。

  在2000年时,天九共享集团就希望为成长中企业提供第三方服务,帮助它们加速发展,当时主要围绕“创业培训、风险投资、企业孵化”三个业块。尽管,使集团稳定地活了下来,但在卢俊卿看来,业务想象空间窄,集团自身的经验是有限的,对企业的成长帮扶自然也是有限的。作为创业者,卢俊卿感到他的力量好像没有被完全释放出来,小富即安也不是他想追求的事。

  在经历了6次失败之后,至2012年,天九共享集团的业务优劣势终于得到厘清,他们将业务更加围绕为企业赋能,并转变思维联合不同企业与人才,为成长性公司提供全方位服务,资源的到位将能帮助它们迅速发展,而产生的业绩则由参与者共享。2013年,天九开始将独角兽企业加速器定为核心业务发展,公司人数如今已超过6000人。

  卢俊卿的远见呈现在对时代机遇的把握。

  新的创业公司希望得到快速发展,这只是一个机会。市场上,充斥大批传统企业渴望转型升级,但苦无良策;与此同时,一些中国企业渴望走出国门,国外企业也渴望打开中国市场,这些现实都为天九共享的模式释放着发展机会。

  卢俊卿介绍,天九共享只接纳有望成为独角兽的项目。每一个项目,由集团800多个投资领域的专业人士严格把关,历经四次审核,方能正式推出。为了避免泡沫,能够过眼的项目必须要有先进的商业模式和核心竞争力,并且已盈利。

  卢俊卿尤其谈到,该模式对于传统企业的价值——国内众多传统企业,具有转型升级的战略性需求,需要突破以往“赚差价”等初级业务模式,以防止被淘汰,它们尽管有钱、人脉、管理经验,但没有转型经验。

  被忽略的是,其实国外众多企业也面临如何转型升级的问题。中国部分新经济企业正在在世界范围内成长为引领性的力量,中国企业的经验有望帮助到它们。

  天九共享搭建出了交流平台,促进上述企业的抱团发展。卢俊卿言及,11月29日,将有一批国内的优秀项目在维也纳推介。

  “我们的先进性就是让大家从单打独斗走向抱团发展。传统的模式就是谁做出成功的模式,大家就去模仿,竞争、过剩,而我们不是这样,谁做出一个成功模式,我们就去‘共创、共享、共赢’。传统的模式结构是一堆蚂蚁,再大也是一只蚂蚁而已,单打独斗。我们是若干的蚂蚁走在一起,变成一个大象。”卢俊卿说。

  “它从一个有限的事业变成了一个无限的事业。它不仅能够为中国的企业赋能加速,也能够为全球的企业赋能加速。”卢俊卿补充道。

  两代创业者的接棒

  作为一个拥有资深资历的创业者,卢俊卿欣慰地发现,时下的新生代创业者也具有英雄主义情结,只是表达方式与前代有所不同。

  卢俊卿曾对媒体记者讲述,他的英雄主义情结。

  卢俊卿这一代创业者,小时候时常看战争片、阅读英雄们的文学故事。他仍然对《闪闪的红星》里的潘冬子,还有小兵张嘎、保尔·柯察金等人印象深刻。

  小时的见闻“让我们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结。”这对卢俊卿的个人发展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他时常勉励自己“人活着不要做狗熊。”他不能满足于原来稳定的工作,希望闯一闯,于是在20世纪90年代下海创业。盘子越来越稳时,他对企业发展、对员工的责任感推着他继续前进。当找到了独角兽加速器这一模式之后,他产生的成就感也进一步激励他,不要停歇。

  以80、90后为主的新生代创业者正在成长起来,卢俊卿便不那么担忧了。他曾有所担心是“因为我们的后代,大家衣食无忧了,仅仅为吃饭穿衣奋斗的这个动力就不像我们这样足,对很多人来说,这不是刚需,奋斗精神就减弱了。”

  而卢俊卿思考出了解决办法。“什么才能让大家持续地聚集奋斗精神?我认为是一种爱国主义情怀,让我们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卢俊卿谈及。

  “我觉得现在的形势是好的。”卢俊卿表示,他能够看到,随着改革开放,国力增强,如今,大家越来越觉得作为中国人是自豪的,年轻人热爱国家。

  “但是,现在我们需要一批有真正梦想,有理想的企业家作为领头羊。我也看到了一批年轻的企业家不仅有奋斗精神,还是很有情怀的,充满希望。我觉得这一点还是很有信心的。”卢俊卿谈及,当下,中国仍然面临外部环境的挑战,他希望创业者多思创新,保持爱国主义情怀。

  作为创业前辈,卢俊卿57岁了,但他说,自己很少心理疲倦,身体疲倦时,睡一觉就好了。他认为自己,还是青年。

  70岁,下半生才开始

  作为领路人,卢俊卿对集团的发展做出贡献,而年龄渐长,退休,似乎成为一个需要面对的两个字。

  记者了解到,天九共享曾是家族企业,2002年时,卢俊卿“壮士断腕”,开始对天九进行股权改制,引入现代化企业架构。他个人将股权从100%逐步稀释到如今的三成。他认为,企业要做大,接受现代制度是必须之举,它使得公司业务更具包容性与弹性。

  天九共享高速发展的同时,用人制度也在进一步完善。卢俊卿介绍,天九共享集团创设了企业家孵化器的人力管理制度,其中,对于集团接班人,则由IBM提供专案设计,建立九宫格式的动态接班人计划,这套管理制度将帮助企业保持现代化公司特性,良性发展。

  模式有生命力、用人制度有准备,卢俊卿对于退休做好了心理规划。

  卢俊卿对笔者说,他认为自己这辈子都会工作,但是每个阶段的工作形态与方式不同,他并没有“绝对退休”的概念。

  明年,卢俊卿准备退至后台,当一个接近“政委”的角色,天九共享全球CEO戈峻----这位前苹果全球副总裁,担任“总司令”在前台统率开疆。到了70岁,卢俊卿准备退至二线,做辅助性工作,相当于“顾问委员会的主任”。

  这之后,卢俊卿的规划是做自己一直想投入精力做的事,“利用我的经验和知识,利用我的平台帮助那些创业者。”

  卢俊卿见过太多创业公司在发展途中倒下,而创业者本人陷入困境,被债主追讨、锒铛入狱,甚至自杀。每当看到这样的事情时,“很痛心”。

  卢俊卿觉得自己70岁之后,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把这些年的经验、教训与新知,通过成立基金会等方式,力所能及地分享给创业者,让他们少走弯路。“如果能够利用我们的平台帮助他们,减少失败,我想这件事情很有意义。”

  “我把70岁以后定为下半生,那时我就不在一线了,我也将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这件事儿,这是更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儿吧。”卢俊卿笑道,“我觉得70岁以前还算青年。”

  转自:中国经营报